首页>行业视点

技术驱动提升出版融合发展效能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网 发布日期:2022-06-10

中宣部日前印发《关于推动出版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通过加强前沿技术探索应用,促进成熟技术应用推广,健全科技创新应用体系,充分发挥技术支撑作用。科技创新如何助力出版深度融合发展?对此,记者对话多位业内人士,为产学研企如何协作加强技术探索应用建言献策。

技术为融合发展赋能

产品对技术的依靠越来越深,技术已在某些领域成为内容再创造的主体

《实施意见》强调充分发挥技术支撑作用,明确了技术在出版业融合发展中起到的重要作用,以及技术作为推动出版业深度融合关键要素的重要地位。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所所长王飚表示,在技术应用层面,出版单位作为创新主体,应加强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虚拟/增强现实等技术的应用场景探索,通过提高技术应用水平,提升出版服务供给质量。同时,《实施意见》鼓励出版单位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科技企业加强合作,将进一步推进相关科技成果的高效转化,健全产学研用一体化的科技创新应用机制。

落实《实施意见》要求,紧盯技术发展前沿,出版单位应加强对创新技术的探索应用,为融合发展提供动能。

“在信息化发展快速由数字化、网络化进入到智能化新阶段的背景下,出版与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型信息技术的深度结合是必由之路和应时应势之举。”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沈华伟给出的建议是,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在数字内容创作、精准传播等方面有广阔应用前景;大数据技术可以用于对出版内容进行价值挖掘,为数字出版提供增值服务;区块链可以自然应用于版权保护。与此同时,出版业新型业态的发展也可以在科学传播和科学普及领域反哺和促进新型信息技术的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实施意见》倡导形成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用相衔接的技术创新体系。中华书局古联(北京)数字传媒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洪涛对此印象深刻。他表示,随着融合出版深入推进,在内容表现形式上,产品对技术的依靠越来越深,读者期待获得可听、可视、可互动的全方位体验。在内容生产上,技术介入编校出版流程,提升出版工作效率。随着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发展,技术已经在某些领域成为内容再创造的主体。与此同时,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会为内容传播和版权保护带来变革性的发展。

技术应用要与业务适配

不仅要会用,更要注重好用和管用,不要盲目进行技术投入,找准技术路标和应用路径

《实施意见》提出“着眼适合管用,充分挖掘满足出版融合发展业务需要的各类适配技术”,为出版单位在技术应用方面提供了重要指引。其中,“适合管用”强调出版单位在技术的“加持”下,积极探索生产组织和运营方式创新的同时,寻求适合自身定位的融合发展路径,提高融合运行效率。

“在成熟技术运用方面,不仅要强调会用,更要注重好用和管用,不要盲目进行技术投入,而是注重技术与业务的适配性和有效性,结合自身业务需求,找准技术路标和应用路径。”王飚表示,一些成熟技术虽然在行业内已经开始应用,但距离灵活应用还存在相当距离。《实施意见》进一步明确了科技创新成果的目的是为出版服务,优化供给链、产业链、价值链,出版不应成为先进技术的附庸。

以对产业赋能的作用价值为出发点,《实施意见》旨在实现“强化出版企业创新主体地位”的目标。中新金桥数字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裁赵海涛同样表示,《实施意见》专门对“加强前沿技术探索应用”“促进成熟技术应用推广”作出指导。在创作生产方面,新技术推动出版业务流程再造,带来生产及管理方式的变革和融合;在开发输出层面,新技术推动产品在表达方式、媒体形态、交付方式、使用手段等方面实现融合。科技创新对内容供给、集成整合、传播、运营、服务、安全风控等各方面的赋能作用,为推动出版业发展指明方向。

从“加强前沿技术探索应用”到“促进成熟技术应用推广”,显示出从科研中来到应用中去,是融合出版可以依靠并坚定走下去的发展之路。

洪涛对此提出,比如古籍数字化工作目前还有大量技术问题没有解决,对于文本的分类、翻译、自动生成摘要等在现代语言应用中已经司空见惯的技术,在古籍领域还处于起步阶段。在《实施意见》指导下,充分运用先进技术,有助于更快找到浩瀚古籍中的优秀内容,通过再创造、再加工成为符合现代读者需要的产品形态,加速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

积极探索技术成果转化

基于区块链技术为出版机构以运营主体参与并打通产业链,实现自主的内容分发提供运营传播支撑体系

伴随出版融合发展态势整体向好,出版业转型升级已具有较好的产业数字化基础。按照《实施意见》部署,要促进相关科技成果高效转化,为推动出版融合发展提供更大动能。科技成果的转化与推广应用,是业界下一步推动融合发展需要思考的重点。

由清华大学出版社牵头的“教育领域融合出版知识挖掘与服务重点实验室”面向教育领域融合出版,研究基于AI的知识挖掘和服务技术,并已有所应用。清华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实验室执行主任庄红权表示,通过实验室建设,跟踪、培育和掌握一批前沿技术,推进高新技术的产业化应用,促进业务模式创新,有利于推动出版业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发展。清华大学出版社也将以新闻出版行业需求为导向,整合产学研用资源,提升企业创新能力,积极探索新的业务领域。

围绕出版业下一步可以重点关注的技术应用,赵海涛表示,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将在内容价值爆发和转化阶段发挥重要作用。中新金桥下一步也将重点研究产业从传统的内容供应链到价值供应链的进化,基于区块链技术为出版机构以运营主体参与并打通产业链,实现自主的内容分发提供运营传播支撑体系,促进更大范围的知识发现与可信传播。

科技创新和数字技术为出版深度融合发展提供了关键动力,由此产生的安全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沈华伟对此表示,对新技术新应用,要统筹好发展与安全的关系。《实施意见》一方面鼓励科技创新和数字技术的创新应用,健全数字化环境下一体化内容生产传播机制,注重利用新型传播手段,提高优质数字出版内容的到达率、阅读率和影响力。同时,《实施意见》敏锐地指出数字技术的潜在安全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新要求:强调坚持安全为要,用主流价值导向驾驭技术,加快构建数字内容安全风控体系,筑牢出版融合发展安全底线。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