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业视点

“十四五”教育出版的融合创新与高质量发展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发布日期:2021-09-30

今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出版单位都在认真地编制“十四五”发展规划,思考如何布局“十四五”乃至未来更长时期的发展。对教育出版来说,“十四五”是一个关键时期。教育出版的根本使命是为教育教学提供优质的内容资源和服务。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推进,特别是教育现代化进程加速,教育出版未来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当然也有新的机遇。同时,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又有许多新的特点和要求。教育出版如何面向教育现代化,立足新阶段,贯彻新理念,实现高质量发展,是教育出版人必须深入思考的课题。

最近,教育出版人关注的话题之一是“双减”政策。其实,在“双减”政策推出之前,教育部等六部委还联合发布过一个有关“教育新基建”的文件,其中提出的推动数字资源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开发新型的教学资源和工具,创新供给模式,优化资源供给服务,都值得教育出版人深思。

教育出版高质量发展要推进精品化体系化数据化

“十四五”期间,高质量发展应该是图书出版,特别是教育出版必须坚守的主题。但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如何在选题策划上适应新发展阶段的特点和要求,从供给侧优化结构推出好的选题,打造精品教材,建设优质教学资源,提供丰富的启智润心精神文化产品,从而满足广大师生对优质教育教学内容资源的需求、个性化学习的需求,在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推动教育改革发展、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进程中发挥应有的作用?从产品和服务层面来看,教育出版的高质量发展,应该推进精品化、体系化、数据化。

出精品是出版高质量发展的基本要求,也是我们出版业一直的追求。但实事求是地讲,当前我们的一些教育图书,特别是一些网络数字教育产品的质量堪忧。很多科技公司和在线教育公司进入内容服务领域,对出版业转型升级、融合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也给教育内容资源和服务供给带来了一些冲击。教育内容资源绝不是以量取胜,不是几百万套题就一定比几万套题更好。不合乎意识形态要求、不符合教育规律、不适应孩子成长特点的出版物和内容资源,如果进入教育领域,不仅会加剧教育出版产业的无序竞争,对教育事业发展也十分不利。

2020年11月29日,在人民教育出版社成立70周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给人教社老同志回信,肯定了人教社70年来为我国基础教育事业所作出的积极贡献,同时要求我们用心打造“培根铸魂、启智增慧”的精品教材和图书。我认为这不仅是对人教社的要求,也是对教育出版的希望。教育出版必须发挥自身的特长,建设符合教育发展要求的精、准、新优质资源,为广大师生提供有用、好用、有新价值的精品教育图书、数字教材和数字化教育产品。

教育出版高质量发展也要求教育图书的体系化、立体化布局。要以优质精品内容产品为根本,打造服务教育的体系化产品,为信息化条件下的教育教学提供整体解决方案。教育部门在制订“十四五”规划时,把加强体系建设作为一项重点任务,在加强学校教育体系建设的同时,提出了加强大中小学思想政治工作一体化、职业教育体系化建设,以及教材体系建设等多项具体要求和措施。特别应引起教育出版关注的是,信息化环境下的教育教学不仅仅需要内容资源,还需要与教育教学开展相配套、相适应的服务。因此,未来的教育出版,不仅要出精品教材和教育图书,还应在供给侧结构上进行改革和创新,打造立体化的产品和服务体系,才能提升教育出版的核心竞争力。

数据化也是实现教育出版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方向和途径。在信息化时代,数据不再是简单的统计学概念,而是未来的竞争力。实事求是地讲,图书出版人虽然经常说把读者放在心上,但长期以来只知道卖了多少书,并不知道读者在哪里,知道全国有两亿中小学生,但不知道他们具体是如何使用教材的。因此,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要为教育教学和广大师生提供更精准的内容资源和服务,必须加快推进教育出版产业数字化,提高我们的数据能力。

教育出版未来发展要走融合创新之路

如果说高质量发展是未来教育出版发展的主题主线的话,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走融合创新之路。

从教育出版来看,未来应从4个方面推动实现融合发展。一是新形态出版和传统出版的融合。但这方面的融合不能理解为只是在内容层面,也可以是市场、渠道和服务层面的。关键是要树立融合的意识,培养融合的编辑人才,要从传统文字的、平面的思考,转向服务教育的立体布局,不断提升出版服务教育的能力。二是新业态产业链的融合。大家在这方面谈得较多的是内容和技术的融合,的确出版与互联网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等新技术的融合很重要,但产业链条上的几个角色包括内容、技术、平台、运营商、硬件等也必须融合。只有合作、融合才能打造新业态,并实现整个产业的良性发展。三是与资本的融合。传统出版是个小产业,因为图书出版的资金投入不大,过去对资本融合重视不够,但数字出版大的项目和研发投入很大,而且在资本层面的融合,不能理解为仅是资金关系,通过资本融合还可以吸引外部的优势技术和先进经营管理理念,不断提升、壮大教育出版产业。四是与教育教学应用的融合。这是我们工作的出发点,也是落脚点。教育出版的根本职责是服务教育,必须坚持产品和服务与教育教学应用的融合。只有做到产品和服务与教育教学融合,才可能产生新的、更大的价值,教育出版也才能实现可持续的、更快更高质量的发展。

未来教育出版的发展,还必须重视创新。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在教育现代化进程中,虽然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没有变,但育人的内涵和要求却发生了变化;教育出版为教育提供优质内容资源和服务的使命没有变,但服务教育教学的内容和具体任务发生了变化。因此,教育出版如果不创新,不仅跟不上形势发展要求,可能也满足不了广大师生的教学需求,甚至被进入市场的新兴教育公司所超越。要创新,首先要树立新的认识,要从过去传统出版的产品思维向互联网思维转变。而且,创新并非只限于产品层面,还包括模式创新、管理创新、业态创新等多个方面。

产品层面的创新,首要应思考用户的应用需求。从中小学来看,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推进,学校的硬件设施和教学条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互联网宽带入校率已达到100%,信息化教室比例也超过95%,纸质教材和图书已不能完全满足师生的教学需要,而应提供适应信息化教学的数字教育产品。产品创新还要考虑信息化教学的应用场景,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对教育教学的作用,特别是对教学环境、内容资源、教学模式和评价的影响,从而运用新技术不断创新和优化产品。

模式创新也是教育出版创新的重要方面。谈到模式创新,大家的关注点可能更多地集中在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上。事实上,并没有独立的商业模式或盈利模式。教育数字产品的盈利模式,一定是基于产品的定位,并建立在产品应用模式、服务模式基础之上的。数字教育产品定位很重要,而应用模式不仅要考虑应用场景、用户使用习惯,还应着眼于提供新的价值。传统教育出版过去专长于内容,注重打造高质量内容精品,但要为信息化时代的教育服好务,不仅要有好的内容,还需要有好的运营和服务。

教育出版的未来发展,还应该从管理经营层面关注体制机制的创新。作为国有出版单位,教育出版社体制创新往往比较难,但并不是说不可为。一些教育出版社或地方出版集团与科技公司、互联网教育公司合作,建立了新的教育服务企业,采用的混合制模式就是创新。当然,对于国有教育出版社来说,在机制创新上可以有更大作为。比如,可以建立更加符合教育数字出版特点、体现导向的激励机制;可以建立更加鼓励创新探索、加快推动产品研发的容错机制;可以建立更加高效、管理有序的决策机制;等等。

教育出版未来发展应着力构建新业态

为了适应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的要求,教育出版业未来的发展,还必须着力构建新业态。《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指出,要“加快信息化时代教育变革”,“创新教育服务业态”。虽然纸质教材和图书的价值并不会因为互联网而丧失,特别是在基础教育阶段,纸质教材会长时间存在,但未来的课堂教学将会更多地依靠数字教材和数字化教学资源。未来纸质教材和数字教材的关系,就好像一座大楼里的楼梯和电梯,楼梯以特定的价值依然存在,但人们可能更多地乘坐电梯。过去,教育出版主要作为内容提供者的角色来服务教育,提供的主要是纸质教材及相关教学资源。教育出版未来要适应教育现代化的要求,就不能只是内容资源的提供者,而应该扮演“内容+服务”的角色。而要扮演好“内容+服务”的角色,就必须打造新业态。

教育出版未来的新业态可能包括3个层级。第一层级是优质内容层,应根据信息化环境下教育教学需求,构建以数字教材为核心的优质资源和内容产品体系。第二层级是教学服务,即在内容建设和供给基础上,围绕数字化教学提供整体解决方案。第三层级是教育服务,即全方位服务信息化时代的教育发展。

需要强调的是:第一,未来新业态的打造应以数字教材为核心。传统教育出版服务教育的核心资源是教材,信息化时代教育出版服务教育的核心资源应该是数字教材,以数字教材为内容核心打造“优质内容+教学服务+教育服务”的新业态,符合教育教学规律和要求,也凸显了传统教育出版的优势。第二,新业态3个层级划分只是粗略的,并非界限分明,更多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不是哪一家单位独立可以做到的,需要整个教育出版业,以及教育信息化领域的单位和企业合作。第三,如果未来能够按照“优质内容+教学服务+教育服务”打造服务教育新业态,教育出版不仅服务教育现代化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大大增强,而且会创造出远比传统教育出版更大的产业规模。传统教育出版的产业规模估计目前每年在700亿元左右,而且今后有较大增长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按照打造服务教育新业态的思路,教育出版实现的产值将会是现在的数倍,并且有持续增长的空间。我国的教育财政支出是个刚性指标,目前占整个GDP的4%,即每年约有4万亿元的教育经费。如果按目前教育信息化支出占教育经费10%估算,那么每年至少就有4000多亿元用于教育信息化,而且大部分会用在基础教育领域。我国的基础教育信息化已走过了硬件环境建设的起步阶段,目前处在教学应用向融合创新的过渡之中,教育信息化经费今后会更多地投在资源建设、教学服务、教师培训、智慧教育等方面,这也恰恰是上面讲到的服务教育新业态的主要内容。

总之,未来教育出版发展总的思路是:以服务“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为目标;以落实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为要求;以打造精品教材和数字内容资源,提供优质服务为工作重点;以融合创新为手段和路径,构建服务教育新业态,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者系人民教育出版社党委常务副书记、人教数字公司董事长)

 

打印 关闭